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1年台上字第 443 號

要旨: 侵權行為之債,固以有侵權行為及損害發生,並二者間有相當因果關係為其成立要件

判決書 Dispute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1年台上字第 443 號
案由摘要:侵權行為損害賠償
裁判日期:民國 101 年 04 月 05 日
裁判要旨: 侵權行為之債,固以有侵權行為及損害發生,並二者間有相當因果關係為
                    其成立要件(即責任成立之相當因果關係)。惟必先肯定條件關係後,再
                    判斷該條件之相當性,始得謂有相當因果關係,該相當性之審認,必以行
                    為人之行為所造成之客觀存在事實,為觀察基礎,並就此客觀存在事實,
                    依吾人智識經驗判斷,通常均有發生同樣損害結果之可能者,始足稱之;
                    故侵權行為與損害發生間,僅止於條件關係或事實上因果關係,而不具相
                    當性,仍難謂該行為有責任成立之相當因果關係,或為被害人所生損害之
                   共同原因。

最高法院民事判決       一○一年度台上字第四四三號

上 訴 人 方勻秀
法定代理人 方文義
      顏淑珍
訴訟代理人 廖宜祥  律師
被 上 訴人 邱帆彬

兼 法 定
代 理 人 邱定國
      譚日宜
共   同
訴訟代理人 曾肇昌  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侵權行為損害賠償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
一○○年四月六日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第二審判決(一○○年
度重上字第二九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第三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理  由
本件上訴人主張:伊(民國○○○年○○月○日生)於九十七年
十二月四日,由被上訴人邱帆彬騎車後載,行經苗栗縣竹南鎮○
○路○段二五六號前,遭第一審共同被告黃冠傑超速駕車,且未
保持安全間隔,自左後方撞擊,致伊頭部、臉部及四肢受傷。據
邱帆彬於少年事件中陳稱曾於伊搭車時,告知只有一頂安全帽等
語,顯然明知駕駛人或乘客均應帶安全帽,而其應注意能注意道
路交通安全規則第八十八條第一項第五款、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
例第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三十一條第六項規定,竟違法讓伊未戴
安全帽即予搭載,又無照騎車,該行為與上訴人頭部傷害之發生
與擴大,具有相當因果關係,邱帆彬自應與黃冠傑等就伊所受醫
藥費、看護費及精神慰撫金等損害共同負連帶賠償責任。又邱帆
彬係○○○年○月○日出生,被上訴人邱定國、譚日宜為其法定
代理人,邱定國竟縱容邱帆彬無照駕駛其所有之上開機車,且發
生事故,亦應負連帶賠償責任等情,爰依民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第
一項、第一百八十七條、第一百九十三條及第一百九十五條第一
項等規定,求為命被上訴人連帶給付新台幣(下同)三百萬元,
並自第一審第一次言詞辯論通知書送達之翌日即九十九年一月二
十八日起加計法定遲延利息之判決(上訴人於第一審請求被上訴
人、黃冠傑及其僱用人即第一審另一共同被告姚朝元連帶給付八
百十六萬五千九百六十四元本息,該審除判命黃冠傑及姚朝元連
帶給付八百萬五千三百八十一元本息外,其餘部分判決上訴人敗
訴,上訴人僅就其請求被上訴人連帶給付三百萬元本息敗訴部分
,提起一部上訴,另黃冠傑及姚朝元對其敗訴部分,則未聲明不
服)。

被上訴人則以:本件車禍之發生,純因邱帆彬騎乘之機車遭黃冠
傑不慎自後方碰撞所致,無從防免,與邱帆彬無照駕駛及上訴人
未戴安全帽無涉等語,資為抗辯。

原審斟酌全辯論意旨及調查證據之結果,以:本件車禍係由於黃
冠傑疏未注意車輛行駛時之車前狀況,及兩車併行之間隔,且超
速行駛,不慎自後方撞及由邱帆彬所駕駛於同向右前方之機車,
致該機車、駕駛人及乘客均倒地,使上訴人受有上開傷害,有道
路交通事故當事人登記聯單、診斷證明書、精神醫療中心心理衡
鑑申請單及醫療費用收據為證,並經第一審調閱台灣苗栗地方法
院九十八年度交訴字第三六號刑事卷附車輛事故相關當事人筆錄
、道路交通事故現場圖暨道路交通事故初步分析研判表、診斷證
明書、現場照片為證,黃冠傑過失之行為堪以認定,上訴人之受
傷與黃冠傑過失行為復有相當因果關係。至邱帆彬騎乘機車遭左
後方車輛撞及後座乘客,因無從防免,自無何種肇事因素可言。
又戴安全帽係為保護機車駕駛人及乘客之安全措施,駕駛人未讓
乘客戴安全帽,雖使乘客於車禍發生時頭部受傷之風險提高,究
不能與車禍發生之肇事原因混為一談。此外,上訴人亦未能舉證
證明邱帆彬就系爭事故之發生有何過失或肇事因素,其縱為無照
駕車,且未讓上訴人戴安全帽,而有違反上開揭交通管理之行政
法規情事,至多僅係應否由該管公路或監理機關處以罰鍰,邱帆
彬違規行為與車禍發生並無相當因果關係,上訴人主張邱帆彬就
車輛事故之發生有過失,與黃冠傑係屬共同侵權行為,邱帆彬為
未成年人,應與其法定代理人邱定國、譚日宜對上訴人負連帶賠
償責任,為不足採。從而,上訴人依上開規定,請求被上訴人連
帶給付三百萬元本息,即非正當,為其心證之所由得,並說明上
訴人其餘主張與舉證為不足取及無逐一論述之理由,因而維持第
一審所為上訴人此部分敗訴之判決,駁回上訴人之上訴。
按侵權行為之債,固以有侵權之行為及損害之發生,並二者間有
相當因果關係為其成立要件(即「責任成立之相當因果關係」)
。惟相當因果關係乃由「條件關係」及「相當性」所構成,必先
肯定「條件關係」後,再判斷該條件之「相當性」,始得謂有相
當因果關係,該「相當性」之審認,必以行為人之行為所造成之
客觀存在事實,為觀察之基礎,並就此客觀存在事實,依吾人智
識經驗判斷,通常均有發生同樣損害結果之可能者,始足稱之;
若侵權之行為與損害之發生間,僅止於「條件關係」或「事實上
因果關係」,而不具「相當性」者,仍難謂該行為有「責任成立
之相當因果關係」,或為被害人所生損害之共同原因。查上訴人
頭部受傷發生損害,係因黃冠傑超速行駛等違反交通規則之過失
行為,自左後方撞及邱帆彬之機車發生車禍所致,二者間有相當
因果關係,邱帆彬於車禍之發生無從防免,既為原審所確定之事
實,且車禍之發生,非因邱帆彬無照或未讓上訴人戴安全帽而予
駕駛所致,邱帆彬違反交通法規之行為,按諸一般情形,未必發
生車禍受傷之結果,邱帆彬之騎車搭載行為,與上訴人所受傷害
,揆諸上揭趣旨並參照本院二十三年上字第一○七號暨三十三年
上字第七六九號判例意旨,即不得謂有相當因果關係,亦難成立
侵權行為責任。原審本此理由而為上訴人此部分敗訴之判決,經
核於法並無違背。上訴人雖指邱帆彬如不讓其搭載或無照駕車,
伊亦不致受傷,邱帆彬違反乘客應戴安全帽規定之過失行為,與
其車禍所生頭部傷害之發生與擴大,顯有相當因果關係,應與黃
冠傑負共同侵權行為責任,邱定國將其機車出借邱帆彬駕駛,亦
應負其責任一節,惟邱帆彬未讓上訴人戴安全帽或由其法定代理
人出借機車等行為,對於上訴人受傷所生之損害而言,依上說明
及原審所確定之事實,均僅止於「條件關係」或「事實上因果關
係」,而不具「相當性」,尚不得認其為上訴人所生損害之共同
原因,邱帆彬之行為與上訴人所受之損害間顯未有相當因果關係
,原判決認邱帆彬與黃冠傑不負共同侵權行為責任,尤無違背法
令之可言。上訴論旨,仍執前詞,並以其他與判決結果不生影響
之理由,指摘原判決違背法令,求予廢棄,非有理由。

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一條、
第四百四十九條第一項、第七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一○一  年    四    月    五    日
                      最高法院民事第六庭
                          審判長法官  顏  南  全 
                                法官  林  大  洋 
                                法官  鄭  傑  夫 
                                法官  陳  玉  完 
                                法官  鄭  雅  萍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一○一  年    四    月   十二   日


相關法條: